是番薯菜

青菜的头上有黄乎乎的灯光。黄乎乎,非常清澈,散发着一阵腥臊,软软地漏到盛青菜的碗里。wh坐在桌子对面,我把很尖很细的木筷子捅进青菜里。青菜淡薄的血汩汩地流出来,在茶油的液面上任意东西。我捞起青菜的尸体,茶油裹着它进入我的口腔。


一阵沥青味裂变开来。


它的叶被wh炒得稀烂而且黏滑,乘着唾液,它绕开我的牙齿滑进食道里,像水槽里被刷子刮擦的青苔顺着水流滑进水管里。下一个轮到它的茎,我咀嚼,但是青菜不死心,好像留着冰箱味道的保鲜袋,缠住我的牙齿。

很韧,而且很酸涩。除这些感觉以外,我真是吃不出其它什么了。wh还坐在桌子对面,很耐心地看我。我扯嘴,说好吃。


wh看出是谎话了。可是wh...

© 惣海 | Powered by LOFTER